电热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莆田系医院和80余家军队医院合作年收入十多亿-【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9 09:59:31 阅读: 来源:电热锅厂家

魏则西事件掀起波澜一波接着一波,更多公立医院和部队医院被曝出。早在2013年,自称莆田系上海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原始股东的陈元发就在微博上曝光了一批送礼名单。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了陈元发,他承认自己确实是康新公司原来的股东,同样来自福建莆田,因为股权分红问题和陈新喜、陈新贤两兄弟反目。陈元发称,康新公司老板陈新喜和陈新贤,均来自莆田。

陈新喜2007年创立了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柯莱逊正是“魏则西事件”中所涉医院细胞免疫技术的支持者,而康新公司则被指是该医院肿瘤生物中心的域名管理者。

对话人物

陈元发

?原上海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原始股东

?3年前因为股权分红问题,和康新公司老板陈新喜和陈新贤两兄弟反目

?三人均来自福建莆田,陈元发在陈氏兄弟身边十余年

门道1 合作

“到2011年,已经和80多家部队医院有合作”

昨日,有关上海康新和多家合作医院的过节礼金往来清单,以及各个医院承包科室的销售收入报表等资料在网上疯传。而这家公司的老板陈新喜和陈新贤,均来自福建莆田。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了这批内部资料的最早发布者康新公司原股东陈元发,这个在陈氏兄弟身边十余年的知情人士,3年前因为股权分红问题和陈氏兄弟反目,现在还在和他们打官司。他作为 “深喉”,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的专访,称2011年康新公司和部队医院科室合作的家数达到80家左右。

陈元发承认自己确实是康新公司原股东,同样来自莆田。因为股权分红问题,他和陈氏兄弟反目,现在他和二人涉及1324万余元的分红纠纷,还在诉讼中。在陈元发公开的一份2010年度利润分配确认书上,他占有股份的医院有10多家,均为和康新公司合作的部队医院,其一年可分配的利润竟高达1118万余元。

陈元发和陈氏兄弟的矛盾,陈氏兄弟掌握的另一家医院投资管理公司前任员工程先生也听说过,但他表示,自己已经离开公司。

陈元发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上海康新2003年1月2日注册,到2011年,和80多家部队医院合作,主要是在妇产科、口腔科等领域。一般来说,每个地方合作的模式都是一样的,先是公司开发部的员工去和医院的人谈合作,合作谈下来以后,公司和医院会制定一个分成模式,公司出资金,医院出场地,然后大部分医务人员经外聘招来,整体运营由公司负责完成,包括对外营销包装等。和各地医院最早合作,都是从部队医院开始的。

由于合作医院分布在全国各地,康新公司内部做了划片。陈元发披露的一份康新公司2010年度收入报表显示,和各个医院合作的专科中心,一年的收入最高的有4493万余元,最少的也有610余万元,各个医院专科中心平均在1000多万到2000万之间。而康新公司2012年收入计划表显示,公司旗下67家合作医院,总计完成了14亿元左右的收入。

门道2 送礼

“给合作医院送礼是规则,多年来都是这样”

陈元发披露的资料中,格外引人关注的,是一大批给各地医院从院长到普通员工的“送礼清单”“过节清单”。在曝光的清单中,康新公司在2008年给大连解放军某医院从院长、政委、副院长、医务处主任、政治处主任等各科室主任以及部分医院职工送礼,总共送了28人54万余元的礼金,其中显示送给院长的金额高达20万元。礼金支出审批表上,有陈新喜签名。

同样是一份2008年的春节礼金费用支出审批表上,则是上海康新发给江西省某部队医院的礼金,院长、政委、医务处主任、检验科主任、财务处主任等20多人都是发放对象,院长是10万元,连医院车队班长都有200元。

2012年一份节日补助费支出审批表显示,包括新疆喀什陆军某医院院长、政委、副院长、医务处主任、政治处主任、麻醉科主任等各个科室主任、财务、出纳等人也是发放对象,费用总计9万余元。

陈元发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些单据都是真实的,向合作医院以及准备合作医院送礼是公司发展的惯例、正常规则,也可算得上是必要开支,很多年来都是这样进行的。

成都商报记者昨日联系了礼金清单上的部分医院,核实清单是否属实,都未得到明确回复。只有大连一家医院的医务处工作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们医院和康新公司合作的妇产科中心好几年以前就已经取消了,大概在2009年左右。

门道3 广告

“合作医院比较赚钱,一年广告费至少几千万”

陈元发披露的康新公司业务收入显示,2003年度康新公司业务收入为1亿,2004年为1.8亿,2005年为3.2亿, 2011年到2014年,更是稳步增长,最高将近14亿。按照陈元发的统计,上海康新十多年的业务总收入将近90亿。

但是这个康新公司却在2014年注销了,其工商登记信息也是这样显示。

陈元发说,2013年他因为和陈氏兄弟的股权分红纠纷开始公开举报,康新公司也涉嫌偷税漏税,因此在2014年注销。但另一家上海康信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依然处于存续状态。这家注册资金为5000万的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然是陈新喜。股东包括陈新喜、杨勇、苏国新以及林碧花,成立于2008年。

陈元发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当时有了康新又要成立康信,因为康新公司和很多部队医院合作,一些合作到期的医院,康信公司就可以继续合作,风险不会那么大。

陈元发还说,过去很多年,这些合作医院都比较赚钱,一年收入大约20%左右都会拿来打广告,一年的广告费至少也在几千万。

而陈元发披露的一份医院广告宣传费清单显示,2012年,公司合作的长春一家年收入在1833万余元的部队医院,花了172万余元打广告。另一家长沙医院年收入在3114万余元,花了346万余元在广告费上。20多家医院,广告费占年收入比例最高的在24%。

为涉事医院提供技术的

上海柯莱逊是家什么公司?

陈元发称,他和陈新喜、陈新贤两兄弟都是莆田人,他是兄弟俩的邻居。以前,家里都是农民。1989年,陈新贤从老家出来从事医疗职业,靠治妇科病、泌尿疾病逐渐发家。但是他本人并没有学过医。

资金 “用康新公司的钱成立”

陈元发称,陈新喜2007年成立了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陈元发说,当时这家公司是用康新公司的资金成立的,但是包括他在内的大部分股东此前都并不知情。柯莱逊公司成立之后,主要的方向就是生物技术,包括生物细胞研究等。

成都商报记者查询到,国家卫计委官网曾把 “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列为涉及重大伦理问题,安全性、有效性尚需经规范的临床试验研究进一步验证的医疗技术之一。

资质 “很多东西实际夸大了”

陈元发说,当时公司高层包括开发部的一些人,是到各个医院直接联系以及推广这种生物免疫治疗技术。有一些医院的态度其实是模棱两可的。而这种技术其实并没有获得国家资质认证,宣传资料很多东西实际夸大了。

不过,柯莱逊公司副总经理程昆在接受澎湃新闻的采访时,否认承包北京武警二院的肿瘤生物中心,称只是合作共建。合作模式是北京武警二院负责就诊患者的诊断、抽取免疫细胞和回输免疫细胞,因医院没有相关的培养技术,免疫细胞的培养就由柯莱逊公司技术人员完成。从2008年开始,该公司开始开展这种业务,每年约有1万例患者接受相关服务。

收入 “应该达到十多亿了”

陈元发提供的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一份汇总报表显示,除了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和其有合作,辽宁、重庆、郑州、海口、山东、南京、天津等的20多家医院都和柯莱逊合作生物肿瘤项目。这20多家医院,程昆承认是公司合作伙伴,陈新喜也确为公司股东。

陈元发说,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之后,每年的收入平均下来也有2亿余元,这么多年应该达到十多亿了。

现在 创始人已悄然抽身?

陈新喜作为大股东的公司,在2015年底悄悄变了主人。工商登记资料显示,陈新喜和另一位股东武宁将股份全部转让给了湖州融源瑞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相当于和这家公司没关系了。

成都商报记者多次试图联系陈新贤、陈新喜这对处于风口浪尖的亲兄弟,但两人的手机始终无法接通。

【相关新闻】

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主治医师失联 有医生清空微博

武警二院的生物诊疗中心停诊,一些患者已联系不上他们的主治医师 摄影/本报记者 袁艺

从5月3日上午9点左右开始,多名在武警二院接受过生物免疫疗法治疗的患者家属陆续来到医院讨要说法。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这些病人大多患直肠癌、宫颈癌等疾病,有些不治身亡的患者生前曾多次接受过输血治疗。北青报记者发现,由于武警二院住院部的生物诊疗中心停诊,仍在治疗的患者已无法联系到其主治医师。

患者家属来院讨要说法

5月3日,北青报记者在武警二院看到,多名安保人员在门口对每一名进院人员进行询问,只有患者或者其家属才可以进入。

上午9点开始,多名患者家属来到武警二院讨要说法。患者家属窦先生介绍,自己的母亲确诊为宫颈癌,之后就来到武警二院接受治疗,每一次生物诊疗大概3000多元。从2014年3月开始,一直到2015年7月一直在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接受治疗。一年多的时间,一共花费9万元,不享受医保。

“我是通过百度和央视新闻了解到这家医院和这个疗法,说特别有效,之前医院没有介绍过任何关于外包的信息。母亲多次在这里住院,但是输血后白细胞一直上升,病情也没有任何好转。”窦先生说。

窦先生提供的医院收费明细显示,收费最贵的项目为细胞培养配置,一次为3万元,一共两次,此外,治疗性细胞分离为1900元。

“先抽血,再回血”

病人家属们描述的癌症治疗流程颇为相似,先抽血,然后进行“细胞培养”,再“回血”。

陆女士的丈夫2014年12月在武警二院治疗直肠癌。“当天抽血有一个小时,抽血后当天晚上精神状态就不好了,后来一共‘回血’过6次,每次100ml左右,一共花了3万元也没有效果。我们多次找过医院询问,但也没得到任何答复。上午护士刚刚告诉我,已经进行过治疗就不能退费。”

另一位患者家属陈先生介绍,自己的姥姥目前正在武警二院接受治疗。2015年开始接受治疗,当时就花了3万多元,而从今年开始到现在,花费就已经有六七万元了。“前段时间,医院还和我们推荐一项新技术,说是叫‘胎盘提速液’,说可以更好地治疗。但现在我们已经不敢相信他们了,如果知道医院是外包的也不可能相信。”

保安全程陪同“患者”

北青报记者以患者身份,试图挂生物诊疗中心的号,工作人员介绍,生物诊疗中心已经停诊且不知道何时能复诊。

住院楼一楼一进门处,仍能看到生物诊疗中心,但所有的诊室均已经关闭。北青报记者试图走近时,保安和几名不明身份人员一直跟随,询问去哪个科室。在回答肿瘤科时,保安和几名人员全程不离半步,连进入科室,都有人陪同。他们直到北青报记者走出大门时才离开。

“整个治疗过程中,我们都看不到主治医生”

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的停诊影响了陪着母亲治病的刘强(化名)一家人。刘强介绍,早在2010年,母亲就在合肥被确诊为宫颈癌,此前的治疗一直都比较稳定。2015年,家人通过百度查到武警二院,“因为是部队医院、三甲医院,我们比较放心。”

刘强介绍,百度搜索之后,武警二院非常靠前。通过上面的电话,刘强一家人联系上武警二院的医生。医生多次强调,治疗技术来自于美国斯坦福大学,但刘强的母亲接受治疗后并没有明显的效果。

今年4月初,刘强一家再次和医院取得联系。4月8日,负责接待的人员发来短信称:“医院是国内首家‘5A靶向多细胞治疗中心’,GP96热休克蛋白(中科院孟颂东教授最近研究成功),唯一荣获技术专利医院。坐诊权威专家为温洪泽、李慧敏教授。”

随后,刘强一家六口来京,住在宾馆陪着母亲接受治疗。刘强介绍,到了医院后,凭借温洪泽的条子挂了号。其提供的收费明细显示,分两次分别向生物诊疗中心和内二科病房缴纳30000元和37000元的住院押金。

刘强说:“这也是我们觉得问题最大的地方,整个治疗过程中,我们都看不到主治医生。生物诊治中心没有病房,所有的病人都住在其他科室的病房里。病人之间互相不接触,抽血后每次回血都是护士拿到患者所在的病房。病人无法当面询问自己的情况,只能通过电话和大夫联系。”

魏则西事件之后,刘强一家之前联系的接待人员,以及刘强母亲主治医生的号码均显示停机或者成为空号。

贵阳性病专科医院怎么样

北京血管瘤医院哪家好

杭州男性专科医院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