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文物打假专家宁玉新身份解谜诸多头衔存疑点手表

发布时间:2019-11-18 15:20:49 阅读: 来源:电热锅厂家

文物打假专家宁玉新身份解谜:诸多头衔存疑点

力挺“明代青花热水瓶”是真货 声称王刚“护宝锤”砸了国宝 《天下收藏》质疑者遭质疑———

他自称本名为爱新觉罗溥新,正黄旗的满清皇室后代。

他拥有一连串让人目眩的头衔,2009年开始自称“收藏文化问不倒”,自称在文物收藏界“打假”,并宣称不怕被“打假”。

他叫宁玉新,最近因为质疑北京电视台《天下收藏》砸了“真货”而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被众多专家指为“造假拙劣”的“青花热水瓶”,宁玉新力挺这是“真货”。

记者多日调查发现,这位收藏界“打假”名人不仅充满着争议,连他的身份都开始显得扑朔迷离。

■头衔之疑■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

还是“中国管理科学院”?

当记者见到宁玉新时,他递给记者的名片上,正面醒目位置标注的职务是: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文物鉴定专业委员会主任,办公地点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的怡禾国际公寓。

记者调查中发现,媒体公开报道中,对于宁玉新供职机构的描述,有的写做“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有的写做“中国管理科学院”。“研究”两字之差,却是相差甚远的两个机构。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是1986年经陈云同志批示,由原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于1987年6月2日批准成立的国家科研事业单位,是我国专门从事管理科学和相关交叉科学研究的规模较大的科研机构,也是国际管理学者协会联盟(IFSAM)的理事单位。

中国管理科学院,则并非是事业单位,而是在香港注册成立的中国管理科学院有限公司,其成立后不久,就邀请了中国科学院和工程院的50多位院士加盟,这些人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就被授予了“终身院士”称号,同时曾向众多企业高管兜售“院士”头衔,以致2006年初,发现上当受骗的50多位两院院士集体发布声明,辞去中国管理科学院授予的头衔。

最终2008年12月1日,当时中国管理科学院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关制钧及其妻子,以诈骗罪被判入狱,中国管理科学院也淡出了公众视野。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

没有叫“宁玉新”的人

宁玉新向记者确认,他正式服务于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并担任学术委员会主任和文物鉴定专业委员会主任,“这是有聘书和任命的”。

当记者向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求证时,对方表示,他们从来没有过文物鉴定专业委员会这样的组织。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向记者表示,他们研究院搞的是管理科学和交叉学科研究,为的是给中央和国家有关机构提供调查参考,跟文物鉴定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领域。

经过查询后确定,学术委员会乃至整个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没有一个叫宁玉新的人,办公地址也根本对不上。

“曾经也有人咨询过这个所谓的‘文物鉴定专业委员会’,因为我们下面根本没有这种组织,所以当时也没上心。”这位副主任说,“如果真的有人冒充我们的专家的话,我们也不能坐视不理。”

中国高层决策协会

到底是个什么组织

在宁玉新因主张《天下收藏》栏目里王刚砸的赝品为真货而被关注的时候,他琳琅满目的头衔中,被质疑的焦点一度锁定在中国高层决策协会文物鉴定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首席鉴定专家这个职位上。

在此之前,中国高层决策协会很少能够进入公众视野。在百度以“中国高层决策协会”为关键词搜索到的8550个条目中,与宁玉新相关的就占去了1/4。中国高层决策协会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下属的文物鉴定专业委员会的办公地点在陕西西安。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中国高层决策协会的官网介绍,它们是一个具有社团法人地位的全国高层管理咨询、培训及协调关系的专业组织,是为地方政府和各类企业的发展提供指导及相关服务的组织,办公地点设在北京及香港。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地方社会团体必须在当地民政部门备案,而以“中国”开头的所谓“国字头”社会团体,则必须在民政部备案。而无论在民政部还是北京市民政局,均无法查询到这个协会的备案信息。

记者在香港特区政府的公司注册综合资讯系统中,查询到了这个“协会”的痕迹。在香港备案的是“中国高层决策协会管理有限公司”,备案中,这个公司的法人代表名叫国占福,而国恰恰是“中国高层决策协会”的秘书长。

“首席鉴定专家”

还是“总经理”?

在该协会的组织架构下,文物鉴定专业委员会则直接指向一家名为“大唐华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企业,办公地点位于陕西西安,在其介绍中称,这是一家“专门从事文宝艺术品收藏;文宝艺术品、工艺品展览交流;文宝艺术品鉴定、交流、修复、评估;大中型文宝活动策划、营销、布展、经营;文化艺术讲座及交流”的大型文化公司。

而在大唐华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官网信息中,宁玉新正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关于宁玉新的正面宣传,占据着这个公司网页中新闻部分的半数以上。

宁玉新回应说,因为协会是社团组织,必须成立个公司进行商业合作,以文物鉴定养文物事业。他的一个朋友资助他成立了大唐华易,由他担任总经理,为大家服务,促进文化交流。

诸多头衔存疑点

在宁玉新新浪博客的自我介绍中,他拥有着各种令人目眩的头衔。记者逐一查访发现,这些头衔或多或少存在着疑点。

在这篇以“鉴定专家”、“中顾委”等为标签的《宁玉新个人简介》中,他是陕西电视台鉴宝总评特聘专家、美国哈佛大学基金会孔子学院特聘教授、香港凤凰卫视中文台文化长廊国学专家、中国商务策划研究院客座教授等。

但是,陕西电视台各频道均表示,他们从来没有过叫做“鉴宝总评”的栏目。香港凤凰卫视中文台也表示,他们也没有所谓的“文化长廊”栏目。

对此,宁玉新的说法是,有一次陕西卫视想办一个鉴宝类栏目,邀请他当总评委,他因为很忙没答应,但这个消息被捅出去了。他虽然头衔很多,但都没接,这个栏目办没办也不知道。

至于凤凰卫视中文台文化长廊国学专家的头衔,宁玉新说,他们邀请过他,但他没答应,“可能是以前的一家拍卖行给他的包装”。

宁玉新说,当时1997年孔子学院成立的时候,孔子学院和哈佛大学邀请他去担任名誉院长,并预先支付了2万美金,并允诺上飞机再给8万。因为家里的历史缘故,护照没办下来,就把2万元退回去了。

记者在全球所有孔子学院的总部——中国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了解到,至今哈佛大学还没有孔子学院。记者随后给哈佛大学官方发送了采访函,对方在回函中确认了这一点,而且对方表示,只有“哈佛基金会”,从来没有过所谓的“哈佛大学基金会”这种组织。

对于这一情况,宁玉新表示一点不清楚。他说他这个人不图名,使命是把真正的中国文化解读完,至于外边人怎么包装他吹嘘他,他都不知道。他就想多带几个徒弟,让人世间知道中国文化是什么。

进一步调查中,记者发现,所谓的“中国商务策划研究院”其实与“中国高层决策协会”如出一辙,都是在香港注册的企业,叫做“中国商务策划研究院有限公司”,类别属于“私人公司”,董事则是4名陕西人。

宁玉新说,所有头衔他并不知情,也不知道外界的反应。他没有听过人叫过他任何头衔 所有头衔都是别人包装的。

■身份之疑■

两个爱新觉罗·溥新?

在宁玉新的各种身份中,最引人注目的则是他自称的皇族身份。

宁玉新自称本名叫爱新觉罗溥新,是满清皇室成员,正黄旗,并在自己的博客中展示了自己留存的所谓的“皇室御信物”——印章一枚。采访中宁对记者表示,这枚印章是鸡血石所刻。

记者调查中得知,名为爱新觉罗·溥新的,还有另外一人。此人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委员,供职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交通厅,是工人技术考核委员会的工程师。爱新觉罗·溥新表示,自己的父亲在抗日战争时期拒绝去伪满洲国,选择留下来抵抗日本侵略,当时在西安加入了国民党军队,直到1949年解放时,部队被收编,随后来到了新疆,从此自己父亲这一系就一直生活在了这里。

爱新觉罗·溥新曾在公开的采访中表示,他自己小时候为了避祸,一直不敢用真名,直到80年代才改回本名。同时爱新觉罗·溥新也表示,他并不知道宁玉新的身份,至于爱新觉罗宗室后代是否会重名的问题,他也无法下定论。

但是宁玉新对自己的描述却与历史记录有着极大的出入。

采访中,宁玉新称,自己是载涛家族的,父亲是末代皇帝溥仪的“小叔”,祖上可以一直追溯到嘉庆皇帝,同时和咸丰皇帝是同一个父亲。

根据《清史稿》记载,咸丰皇帝的父亲道光皇帝,一共生有九子,四子奕詝是咸丰皇帝。宁玉新称自己是载涛家族的,载涛是道光皇帝第七子奕譞的小儿子。道光皇帝的八子奕詥活了25岁,九子奕譓活了33岁,两人均没有儿子,于是载涛被过继给奕詥为后。

宁玉新自称爱新觉罗溥新,按照《爱新觉罗宗谱》记载,“溥”字辈的上一辈是“载”字辈,包括咸丰皇帝在内的亲兄弟九人的全部子孙中,“载”字辈最年轻的就是载涛。

宁玉新自称的家世和身份,在此就出现了一个无解的悖论。

宁玉新生于1955年,而这些“载”字辈的人中,活过1955年的也只有载涛一人,同时宁玉新的父亲并不是载涛。

真实的“家世”与“顾问”

宁玉新有一点经历是和身在新疆的爱新觉罗·溥新是一样的,就是改名。

宁玉新的父亲名叫佟太放,生前一直在陕西省宝鸡市青铜器博物馆工作,宁玉新对记者表示,其父为他取名“佟新重”。70年代“文革”时,他家被抄,而当时还未成年的他被迫成为“知青”。

宁玉新说为了躲避各种运动的迫害,他才将“佟新重”改为现在的名字。

宁玉新的这一段身世在宝鸡市青铜器博物馆得到了印证,生前曾供职于博物馆的一位工作人员的妻子向记者回忆了佟太放的故事。

现在陕西省宝鸡市青铜器博物馆陈列着的国宝级青铜器“何尊”,就是宁玉新的父亲佟太放在1965年以30元的价格从废品收购站里买回来的。这件高38.8厘米的传世国宝,出土于陈仓区贾村镇,当地村民无意间挖出来,并当做废铜卖给了废品收购站。就在这件国宝准备被当作废铜回炉的时候,佟太放来到了这里搜检文物。发现何尊后,佟太放找了当时博物馆的文物组组长,最终以30元的价钱买了回来。

在宁玉新众多的身份中,得以确定的是中国收藏家协会的顾问。宁玉新自己称是“玉文化委员会”,而真正记录下他名字的是“玉器收藏委员会”。

这个委员会的会长名叫姚政,而姚政则是因为拍卖出2.2亿元天价的赝品“汉代玉凳”而进入公众视野的。与宁玉新此次被关注的原因相似,姚政正是当时力挺“汉代玉凳”为真品的专家,同时他也是此次质疑《天下收藏》王刚锤下的赝品为“真货”的另一名专家。

绝大多数媒体见诸报端的对《天下收藏》的质疑声,都来自宁玉新与姚政二人。

■当事人说■

“我包罗万象,无所不鉴”

并不是没有人质疑宁玉新的观点,有声音质疑:“玉器收藏顾问也懂瓷器鉴定?”

宁玉新采访中对记者表示:“我包罗万象,无所不鉴,愿意在文物鉴定的六大领域与他们展开全面的辩论。”

对此,《中国文物黑皮书》的作者吴树表示有点哭笑不得。

“文物鉴定领域的分类是非常非常细致的。”吴树说,“真正那些国际上承认的文物鉴定大师,也都是专注于某一个领域,甚至于是某一个人的作品,全面全通的专家闻所未闻。”

宁玉新在采访中一直坚持“中国的文物不可能造假”这一观点,他自称走遍了国内所有的造瓷的地方,表示现在没有人能够仿制古代文物。记者追问,那些被专家称为“赝品”的东西是哪来的问题时,宁玉新认为那些都是中国民间“藏下来的”。对于《天下收藏》栏目组出面表示被砸的赝品都是特意去购买的问题,宁玉新表示即便是去买来的赝品也是真货。

“不能说因为你去潘家园买的,就是假货。”

“到了伪文化和真文化见面的时候”

对于坚称“明代青花热水瓶”是真货的宁玉新而言,他表示自己并不在意这些质疑。

“不是‘可能存在’(青花热水瓶),是‘绝对存在’!”宁玉新说,“从西周时候,到三国时代,再到元代时候,像这种技术已经很普遍了。”

为此,宁玉新专门撰写了一篇名为《春秋时代就有冰柜 为何明代不能有热水瓶?》的文章来阐述自己的观点。同时又写了名为《文化是全民族的,也是全人类的!》的文章,指责《天下收藏》砸的“赝品”都是“真货”。

宁玉新在各种场合都反复坚称自己敢负法律责任。

“现在到了伪文化和真文化见面的时候了!13亿中华儿女不能随随便便的被欺辱。他们就是用伪文化欺骗天下!”宁玉新说。

■圈内揭秘■

“潜规则”:互相不揭短

对于文物圈制假售假,以及收藏界人士各执一词的状况,吴树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现在一方面是高科技的制假,一方面是低科技,甚至无科技的鉴定,制假售假和打假的力量完全不成比例。”

至于为什么外行人都能看出来是假货、是谎话的东西,而收藏圈的圈内人却都很默契地缄口不言,吴树说,是因为文物收藏这个圈子里,有一个“互相不揭短”的潜规则。

“这已经是几条成熟的产业链了,所以在产业链里的人,都守着互相不揭短这个规则,以避免麻烦和结仇。”吴树表示,近30年的“全民收藏运动”导致国内市场上文物“赝品”泛滥的根本原因是高额利润的回报。而国家没有完整的鉴定体系,没有不同文物类型的鉴定标准,也没有科学权威的鉴定机构,加之太多的跟不上形势或者“向钱看”的鉴定专家,导致鉴定丑闻隔三差五地出现,甚至“汉代玉凳”事件还涉及故宫博物院的专家,国内的各类文物鉴定机构已经丧失了公信力。

吴树曾在媒体上多次呼吁对混乱的文物市场“修法建制”:一方面完善《文物法》和《拍卖法》,一方面建立完整的文物鉴定体系,用法律规定鉴定机制、鉴定标准和鉴定机构的准入制度。

卡地亚手表维修

西安动画制作

动画制作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