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综艺节目迎来大杂烩时代差异化匮乏又如何做出美味佳肴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6 02:55:01 阅读: 来源:电热锅厂家

近两年来,在继全民选秀、明星竞赛类等多番综艺潮流之后,电视综艺节目又迎来了其以明星真人秀为特征的综艺“娱乐化”时代。

而以暑期的到来为标志,一年一度的综艺节目大恶战也即将开演。进入7月份,狂按遥控器,我们可以发现,几乎每周五或周六晚的黄金档,各大一二线地方卫视都在播出以明星艺人为主要参演嘉宾的电视综艺节目,而这其中又多为户外真人秀类型。事实上,户外真人秀节目并不是新鲜节目形态,早在2000年,广东电视台就曾推出过一档名为《生存大挑战》的“内地首档真人秀”节目。只是,当时节目组以及观众对于这一节目类型的界定并不明确,而是粗略的将其定义为了“即时形态纪录片”。但随着娱乐化时代的全面到来,以及明星艺人们在一档综艺节目中所产生的娱乐化效应、收视率影响不断呈现攀升趋势,以明星艺人为参演嘉宾主体的电视综艺节目时代开始到来。

明明可以靠才华却偏偏都在刷“颜值”当然,电视综艺的节目形态并不局限于这种户外、室内的明星真人秀,在此之前,音乐类全民选秀节目也曾名噪一时。先后有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快乐男声》、东方卫视的《我型我秀》《加油!好男儿》《中国达人秀》、青海卫视的《花儿朵朵》、央视的《星光大道》、《我要上春晚》等。选秀节目不仅可以说创造了一批娱乐文化现象,同时还以观众们内心里所潜藏的“明星梦”为挖掘点,将造星、追星的“粉丝经济”逐渐培养为了可撬动娱乐市场的有力杠杆。事实上,全民选秀这种节目形态的热潮还并未完全消退,比如,将于本周五晚正式回归的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第四季。但在明星真人秀大潮的冲击之下,即便是可以被称作是全民选秀节目现象级作品的《中国好声音》,也依旧难逃造星指数逐年下降,更是不得不一次次依靠更迭导师人选而吸人眼球。尤其是在今年明星真人秀节目极度密集的情况下,《中国好声音4》不惜血本愣是搬出来了80、90后们的一代天王偶像周杰伦为节目撑腰、造势。而在东方卫视今年刚刚推出的一档“大型、户外、竞技类、励志”综艺节目《极限挑战》中,更是集合了50亿票房影帝黄渤、实力派“大哥”孙红雷、才华横溢的北影老师黄磊、台湾著名男歌手罗志祥以及新晋偶像“小鲜肉”孙艺兴等一票令人期待的明星艺人们。显然,在评论和鉴定一档电视综艺的真实可观性之前,超高颜值和具有话题意义的参演嘉宾也就势成为了节目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点之一。从抢观众到抢嘉宾电视综艺赌注越下越大目前,娱乐圈中,上头条频率较高的明星艺人们大多数都参与了电视综艺节目的录制,甚至有明星艺人录制了不止一两档电视节目。而在节目制作方挑选具有“潜力”的艺人的同时,也有很多明星希望能够依靠这种火热的户外真人秀节目提升自身的名气和口碑。正是这种相互作用,导致节目中明星艺人大咖指数的不断加星,并使得电视节目投资成本的直线上涨。据悉,《奔跑吧兄弟》中队长邓超的出场费不低于1000万,蔡依林担任《中国正在听》评委的酬劳高达4600万,50亿影帝黄渤在《极限挑战》中的综艺首秀价为4800万,而功夫巨星李连杰则曾收到某综艺节目约6000万的片酬邀请。对此,有网友表示称,正是明星艺人们的天价出场费,导致整个节目的投资成本冲天式上涨,而在单一的广告模式之下,最终带给观众的影响作用则是节目中各种“横刀式”的广告植入。对此,李连杰向媒体谈到,只是一味的探讨演员片酬高不高是没有意义的,若要放在整个电影工业上来讲,20年前香港和美国电影的制作便遇到过演员片酬过高这个问题,但整个电影工业的合理发展,也就是从商业电影过渡到电影工业(风险合理分担)之后便不存在这个问题,比如美国有些演员不拿片酬拿分成,愿意一同承担风险。而电视综艺节目也是如此。《奔跑吧兄弟》节目总导演俞杭英也曾表示:“每一个明星艺人的身价都摆在那,而他们对于节目的影响力也都摆在那里,跑男节目组给出的价格并没有不合情理。”节目原创性不足原创节目创新力不够在几大可称作是现象级作品的综艺节目中,几乎清一色都是引进的海外节目版权,包括浙江卫视的《中国好声音》《奔跑吧兄弟》、湖南卫视的《爸爸去哪儿》《我是歌手》等。而这也就直接表示为,与其说是引发综艺节目热潮,不如说是引进海外模式热潮。当然,国内电视综艺节目原创性的不足,或多或少可以追究到这种海外模式的大量引进上。因为,无论是从实际的制作角度而言,还是节目本身的商业化考虑,购买国外相对比较成熟的节目版权怎么算都比原创节目更加划算和保险,更重要的是,事实也确实证明了这一点。在浙江卫视推出的一档号称“最残酷户外真人秀”节目《这就是生活》中,由于摄制组设计不合理,节目要求过于严苛,导致有明星不堪其重,半途而废退出。某而在江苏卫视重金投资的真人秀《明星到我家》节目中,由于要求一众娱乐圈女神“下嫁”到农家,感受农村生活,导致明星在节目中的表现反差太大,而效果极差。更为夸张的是,台湾艺人陶晶莹夫妇曾在参加真人秀节目《真爱在囧途》时,因为身体不适而中途放弃录制节目,后来更与节目组闹掰,于微博上大爆节目组的各种不是,就此揭开了明星真人秀中虐人、虐心的一角。事实上,正是原创节目设计和规划的不合理,才导致了整个节目的最终效果差强人意。而反观购买来的海外版权节目,也确实具有效率高、弯路少以及成本低的多重优势。由此可见,市场逻辑下的商业化与原创力所构成的矛盾,成为了中国综艺节目原创性不足的重要成因。

不止是原创拍好节目续集也是一项硬伤在即将到来的电视综艺撕逼大战中可以看出,多档综艺节目其实都是原有IP的续集。例如,《中国好声音》第四季、《爸爸去哪儿》第三季、《奔跑吧兄弟》第二季、《爸爸回来了》第二季、《十二道锋味》第二季等。而目前国内电视综艺节目又都普遍走进了一个怪圈,那就是一档好节目的持续热播往往不会超过三季。在续集节目的设计中,为了突出节目与原有剧集的差异性,摄制组往往会通过一些嘉宾人物和情节变换去提升节目的话题性。比如,《爸爸去哪儿2》和《爸爸回来了2》节目中都设有一个爸爸带领两个萌娃参加节目录制的情况,而这两档节目都在这一点上成为了败笔。曹格因对照顾两个孩子失去耐心而遭网友指责,唐志中则对两个孩子无法实现一碗水端平而中途退出了节目录制。《中国好声音》节目的造星能力也是一届不如一届,除了第一季中吴莫愁成功在娱乐圈站稳脚跟之外,第二季中的冠军李琦以及第三季的冠军张碧晨在节目结束后暂时都没有什么出彩表现。有了《爸爸去哪儿2》节目逊色的经验教训,上周刚刚播出的《爸爸去哪儿3》目前则成为了综艺节目中稍显进步的续集。虽然“4+1”的组合形式极具挑战性,但性格各异的五个萌娃还是瞬间赢得了观众们的认可,尤其是“蓝宇CP”的利用,将整个节目的娱乐价值甚至提升到了艺术的层面。随着电视综艺节目的火爆,这股热潮甚至已经席卷至了视频网站行业。据悉,今年各大视频网站企业在自制内容方面也加大了对综艺节目的制作,而其能否趁此逆袭传统电视台,只能另当别论了。

专家网上预约挂号

名医汇

预约挂号收取服务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