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无线城市草根网络的生存挑战

发布时间:2021-01-20 22:20:28 阅读: 来源:电热锅厂家

“无线城市”以低价高速作为核心竞争力,但也会因此产生一些无法消除的软肋,这为该模式的推行蒙上了一层阴影

北京奥运会已经落下帷幕,作为科技奥运一个部分的“无线城市”计划,其实才刚刚起步。今年6月,主要从事无线接入服务的中电华通推出“无线城市”概念:通过建设Wi-Fi网络覆盖整个城市,用户可在城市范围里漫游,并享受随时随地的接入服务。这让北京的网民有了一次体会免费体验覆盖全城的无线网络的机会。于是,“无线城市”概念便应运而生。

“大概两年以前,我们把‘无线城市’概念向市里主要领导报告。北京市委书记刘淇书表示强烈的支持。当时我们的设想就是‘科技奥运’是多重的含义,‘无线城市’应该是北京科技奥运的重要内涵。北京奥运会是个大舞台,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信息产业的一个重要成果,作为奥运史上第一次,北京奥运会提供在本市的中心城区通过互联网和世界保持零距离接触。这应该是一个亮点。”中电华通首席科学家、信息产业部通信科技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副会长谢麟振这样告诉《新世纪周刊》。

高速低价的代价

对于热衷于与网络有关的一切网虫来说,无线城市的试运行又让他们有了一个好去处,那就是带着笔记本跑到信号覆盖的各个地区进行“体验”,还把体验过程及感受发到网上,甚至反馈给中电华通。

有人曾在无线城市试运行一周后进行过这样的体验:

“驾车从西南三环丰益桥出发,沿辅路向北行驶,电脑却迟迟没有搜到无线网络信号。到了丽泽桥,在西局一带继续搜索,依旧没有信号。在六里桥南边的入口驶入三环主路,过了莲花桥以后,搜索窗口里终于出现了期待已久的“cect-chinacomm”选项。

然而连入网络后,明明显示传输速率54Mbps,信号非常好,但网页却怎么都打不开,QQ、MSN也无法登录。走走停停,直到临近紫竹桥,大半个西三环已经走完,才首次打开网页,可不到片刻,便再次断开。

在整个体验过程中,经过了西三环、北三环、西二环,并在中关村、金融街两个试验区穿梭了一阵儿。总的来说,两个试验区信号较强,网络稳定,网速也不错。但环路的网络状况并不能让人满意,除了沿途时常掉线外,还存在盲区,无法找到网络信号??”

这些情况不久即被反映到了中电华通,相关负责人表示,当时西南三环、西北二环处确实存在信号盲区。因为西南三环附近建筑物较少,取电比较困难,受此影响网络信号尚未覆盖,公司正在尝试通过蓄电池弥补电力不足。北二环鼓楼桥至西直门桥由于地形特殊,光缆无法进入,造成信号盲区,公司也在积极采取对策。至于部分区域有信号却上不了网,中电华通收到反馈后立即派技术人员进行了调查,结果是某单位在施工时破坏了莲花桥附近的光缆,导致15个基站受到影响,经过紧急处理,光缆修复。该网友再去附近体验,果然信号恢复正常。

谢麟振表示,在北京最热的几个月里,许多网络爱好者顶着大日头到处体验,给了中电华通很多反馈、意见和建议。网络试运行初期的许多问题就在网友的反馈下得以发现、解决。

但“无线城市”先天带有的某些特点,却注定成为它一直存在无法消除的“软肋”:它完成不了高速越区切换。也就是说,“它不是动态的。中国移动也好,联通也好,他们的特点是动态的,你可以在行驶的车上上网。他们的终端是可以高速移动的,我们这个终端不能移动,用笔记本上网的时候只能坐下来,或者从这个房间走到那个房间,可以。但你开着车,在车上是不可能流畅地接收信号的。”谢麟振解释说。

“从这个覆盖范围到下一个覆盖范围,我们没有自动越区切换。比如你打电话,从这个区域到下一个区域它自动完成越区切换,这个时间非常短,你感觉不到。但我们的终端切换会有一个缓冲,上网过程中可能会有一些等待,一些延迟,可以忍耐的延迟。零点零几秒完成这个切换,这是我们做不到的。

“我们牺牲了越区切换,来换取大的带宽,高速的上网速度和低廉的费用。”

谢麟振说,与主营通话业务、辅营网络业务的电信运营商们不同,中电华通的主营业务就是网络。“我们叫草根网络,就是为草根百姓服务的。如果你要求非常高,要一些专业性的保证,这个网提供不了。什么时候都不能断,什么时候都非常流畅,那就不是这个价位了。那是电信运营商的电信级业务,我们是非电信级业务。你上网断个一秒钟两秒钟也可以,但打电话断个一秒钟就不舒服了。”

这就意味着,如果未来你成为了“无线城市”的付费用户,高速度的带宽和低水平的价格或许可以保证,但越区时网络信号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恐怕不能做太高要求了。

生存模式之忧

“无线城市”理念,最初源于2005年的美国,曾经一度风光无限,但不过两年便风光不再。今年5月14日,“无线城市”先驱EarthLink宣布放弃世界上“第一个无线城市”———费城。因为拥有140万人口的费城,“无线费城”注册用户只有可怜的6000人。

紧接着,伦敦、休斯敦、悉尼等曾经热衷于这一规划的城市,也纷纷推迟或取消了计划。因为“无线城市”构想虽美好,实践过程却有很多不切实际之处。首先是技术上的障碍。Wi-Fi无线网络覆盖虽然已投入使用多年,但一旦普及到城市规模,就会出现诸多不适应:信号太弱,尤其在室内和崎岖不平的地区覆盖率严重不足,不得不增加大量无线接入点;新一代的WINMAX无线网络虽然可克服上述缺点,但大规模普及及与Wi-Fi的过渡尚待考验。其次是维护费用。Wi-Fi网络的管理运营费用每年每平方英里大约是4万美元;光“无线费城”的维护管理,就每年需要数百万美元的投入。

关于10月份后将要进行的收费问题,中电华通表示,计费以什么为单位?流量、小时,或者包月都会有;具体价格标准还未最后确定,只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便宜。

在这个世界的任何市场,价格优势永远可以成为制胜因素。但对于任何一家开门营业的企业来说,利润永远是第一位的,中电华通自然也不例外。放弃了高收费,企业在“无线城市”上的主要利润点在哪里呢?看似美好的“无线城市”,在技术、资金都领先于中国的欧美发达国家尚都陷入了尴尬境地,在中国就能“免疫”吗?对于这个疑问,谢麟振的回答是“中国的模式与国外不一样”。

谢麟振强调:服务个人用户会是“无线城市”的重要功能,但不是主要利润来源。“公众是我们使用最多的用户,对公众我们是低价的释放网络带宽,使大家能够享受无线城市。但不是我们主要的利润来源。我们的主要利润来源是为政府提供贴身服务。电子政务、城市管理、公交调度监控等,这些城市业务贴身服务做好了,是我们的主要收入来源。政府将成为‘无线城市’的大客户。”

“比如一期工程的城市服务功用刚刚开始。北京市的公交监控,一个点一个月给我们400块钱,好几千个点,一年下来收入就比较可观。政府将会是中电华通的第一大用户,它下面有形形色色的项目,我们做好这些项目,得到我们应有的效益和收益。

“可以这样说,我们是用政府的网来养公网。”

这或许是中电华通的信心所在,也是“无线城市”的中国特色所在,听起来似乎没什么好担心的,但事实究竟如何,还有待于漫长的时间来检验。

国外很多城市都实施过无线城市计划,但最终的结果好像都不是特别理想。

中国的模式与国外的模式不一样。这个可能都需要政界来支持,但力度不一样。中国的市长、市委书记要做一件什么事情,跟外国的市长执行力度会完全不一样。奥运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中国的奥运中国能做成,外国就做不成。所以中电华通要进入哪个城市,到底做不做,第一件事情就是看一把手有没有下定决心,这是最重要的。

这个下决心,并不意味着政府要掏很多钱,他要做两件事情,我们叫“刚性捆绑”:第一,我们建设期间,要释放你的市政资源,比如灯杆、缆线、管道。北京48000根灯杆向我们开放。当然我们要付一部分钱,但非常便宜了。如果要我们自己建,根本付不起这个费用。缆线、工程线要走市政的管道,这个必须向我们释放。不开放的话我们做不成。第二,政府在网上释放他的政府应用。比如北京的公交监控,几千个公交站点的五星级监控,这个是要付费的。

这个“无线城市”计划与北京市政府是什么关系?

他们对我们是指导关系。

在这个过程中,北京市政府是不是要做出一些承诺?

是有一些承诺,但我们不是赖在这个承诺上,我们会提供优质的服务,但前提是你必须释放一定的资源在我的网上。实际上公众反映非常好的事情,政治家们一定会去做的。你如果把这个做成一个城市品牌,他会支持你、保护你,当然前提你自己要做好。这样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的模式。中国的地方政府实际上执行力很强,也很有钱。关键是他有没有决心做一件事情。

到现在为止我还不能保证一定能赢取很大的利润,但一点可以肯定,这个模式是跟国外不一样的。

据了解,除了北京,国内还有广州、上海、深圳、天津、青岛等城市也在实施无线城市计划,这其中中电华通介入了多少?

南京、广州是我们。上海也是我们。广州已经给它第一期方案。上海已经做了一个区,嘉定区。

你预计无线城市计划的利润产生将在什么时候?

现在还谈不上利润回报,预计回报得到三四年以后。

皇室战争私服ios版

双彩网彩票官网APP下载

掌机小精灵破解版

倾世奇缘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