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热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热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第二节征讨契丹虎头蛇尾-【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31:09 阅读: 来源:电热锅厂家

朝廷一面下令沼州团练使上官正知沧州,兼部署永清节度使周莹为天雄军(治大名)都部署,兼知军府事;又命令代州副部署元澄等契丹军队南下以后,带领军 队攻入契丹境内,从而控制东面的敌人;命并代州副部署雷有终领兵由土门(即井陉)赴镇州与河北大军会合,暂驻兵于平定军(今山西省阳泉东南)。另一面悬赏 河北吏民集结精锐,偷袭契丹,又派使者到河北慰问军队,并拿出三十万两白银用来购买军粮。 闰九月二十,北面都部署王超率大军在唐河(今河北省境内)一线驻扎。

契丹兵统军、顺国王萧挞凛引兵进攻威虏郡(今河北省遂城),魏能、石普等人带领军队前往救助。魏能先与契丹前锋军相遇,契丹兵败,魏能杀契丹偏将,缴获 了他的印鉴、旗鼓以及随军辎重。又转攻北平寨,指挥田敏积极率部抵抗,契丹又惨败而归。又东攻保州,州中的振武军小校孙密率领十余名士兵外出打探敌情,归 途恰与来攻保州的契丹前锋军相遇。孙密让士兵们隐蔽在一树林中,严阵以待准备偷袭契丹军,契丹兵见宋兵人数不多,追到林边,跳下马来,拔出兵刃,准备短兵 相接,定要生擒宋兵,方显辽人英勇。孙密等人静静地等待着,看着契丹兵手持短刀,大喊大叫地狂奔过来时,弩箭齐发,数人应声倒下。其他契丹兵寻声赶到,孙 密等人已在别处隐蔽起来。就这样,打一阵子换一下地方,一会儿就杀掉了几十名契丹兵。可怜的契丹兵连一个宋军的影子都没有看到。难道遇到鬼了?想到这里, 不觉心惊胆战,再也不敢往前搜索,纷纷退出林子,上马逃走。契丹人笃信鬼神,回大队报告后,以为出师不利,不敢再攻保州,退往别处去了。孙密检查死尸时, 发现其中有一具佩戴右羽林军使印的尸体,孙密判定该人是契丹军中的将领。才知方才军士逃走,原来是因为军官已死,否则纵然害怕,也不敢后退。遂捷报入京, 宋真宗道:“士兵都是这样的,只要军官被抓住了,士兵就无力再战,契丹确实不值得大忧啊!”

这一日,萧挞凛与萧太后、辽圣宗合兵攻定 州,王超屯重兵于唐河,距定州不过数十里路程,不敢前往攻击。部下请求前往救援定州兵,王超便拿出诏书,说是皇帝的旨意,违背旨意的斩首示众。契丹见唐河 兵不出,知道主将胆怯,声势更盛。但定州守兵顽强坚守,契丹兵仍讨不到半点便宜。定州久攻不下,正在此时,契丹又有一支骑兵队伍遭到宋军袭击。辽军锐气受 挫,便将大队东移,驻兵于阳城淀(今河北省望都东南)。

寇准上疏说:“据边报,敌人游骑已到祁、深二州以东,而我方大军集结在更北面 的威虏郡一带,大名以北的东路没有驻兵,很不方便。请自大名驻兵中调一万人,北屯贝州(今河北省清河),由周莹、杜彦钧、孙全照统领。若大名兵力不足,只 调五千人马,由孙全照一人统领亦可。如果敌人从深、祁两州继续南下,就让孙全照趁机打击,并与北方驻军石普和驻守顺安的阎承翰相互支援。由石、阎率本部 兵,或另募强壮百姓入契丹境,焚烧村落城镇。并多派密探探察敌人动静。将以上行动及时上报朝廷,兼报天雄军府(治所在大名)。一是可以安定民心,二是可以 鼓舞我军士气,三是以大振阎承翰、石普的军威,四是使孙全照部与邢(今河北省邢台市)、沼二州驻军形成掎角之势,构成大名的北部屏藩。臣还请陛下下诏书, 御驾出征以后,扈从军士职在保护陛下安全。任何时候都不要贪功争战,也不要与敌进行野战。如今大名到贝州一线守军统共才三万人,万一敌人攻入贝州以南,可 命定州大军拨出三万军队,跟着桑赞等人结阵南下,再下令让驻守平定的雷有终部,度土门关与定州大军汇师,酌情迁往沼、邢二州之间,这时御驾才可以起程。此 外,可命王超在定州城外扎营,与北面的魏能、定州守军等部相呼应。万一敌人结营于定、镇二州之郊,王超兵便不得再向沼、邢移动。可命魏能等部南下,依城屯 驻,牵制敌人。让他们后顾有忧,不敢随意南下。”朝廷对他的建议都一一采纳。

自从寇准建议皇帝御驾亲征后,朝廷上下议论纷纷,持反对 态度最为坚决的是参知政事王钦若、签书枢密院事陈尧叟等。随着契丹军向内地攻入,这些人活动得越来越厉害。参知政事王钦若是江南人,他建议皇上逃往金陵 (今江苏省南京市)。签书枢密院事陈尧叟是蜀人,他建议皇帝西幸成都。宋真宗不知该怎么办,于是征求寇准的意见。时王钦若、陈尧叟都在身边,寇准心知是这 二人的主意,假装不知道,问道:“是谁为陛下出的主意?”宋真宗道:“先不要问谁出的主意,你只说说看哪个主意更合适?”寇准说:“两个主意都不太好。现 在皇上神才武略,朝中将相一心,如果您亲自率军,士气必会高涨,敌人必败。纵使不御驾亲征,出奇兵扰乱敌人,坚守不战,也会让敌军人疲马乏;然后出兵袭 击,敌军疲劳而我军精力充沛,胜利的希望仍然掌握在我们手中。为什么要建议陛下抛弃宗庙社稷,远避蛮邦。那时候,人心浮动,契丹再乘势深入,天下还能保 吗?出这个主意的人罪该斩首。作为不忠之臣的例子,以儆效尤。”一席话只说得王、陈二人面色苍白,冷汗直流,从此恨透了寇准。寇准也知道这二人终日守在宋 真宗身边,不会有好事。尤其王钦若,特别狡诈,朝中不能留他,得想个主意,驱他出宫。一日,宋真宗对寇准说道:“天雄郡是京都门户,一旦失去,不但河朔地 区沦为敌有,京城也会受到威胁。依你看,谁能为朕率领天雄郡?”寇准认为机会来了,于是说:“敌人攻到大名,形势已很危急,即使有策略,也施展不开。所以 古人说:‘有智谋的将领不如有运气的将领。’那时全靠将领的运气了,我看满朝大臣的面相,只有王钦若有这个福气,可以守住该城。”宋真宗一笑,没有回答什 么。

寇准马上写好敕令,召王钦若进府,要他立即动身。王钦若身为执政大臣,无缘无故,突然降职到外地做知府,而且那里又正在打仗,他 本人是个文臣,何曾懂得守城是怎么一回事?手中捏着那张敕纸,惊呆了。还没来得及想该如何对付,寇准说道:“皇帝要亲自率军征讨契丹人,现在不是臣子苟且 偷安之时。参政是朝廷执掌权柄的大臣,一定深知其中道理。车马都已预备齐全,候在门外,也不用再入宫辞行了。希望你马上起程,免得皇上担忧。皇上不忧,你 才能过得心安。”说完命人斟了两大杯酒,说道:“我为你的出行而敬你一杯‘上马酒’吧。”听了寇准说“皇上不忧,个人才得身安”,王钦若毛骨悚然。这明明 是说:若要拖延,不肯上路,将有大祸临头。他忧虑交加,又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王钦若被打发走后,坐在车子上一阵茫然,但又不时产生一种轻松感,心想 毕竟寇准是宰相,若不早点离开,早晚会落入他的手中。

北京治疗无精症价格

nk免疫细胞是什么

中国最大干细胞公司排名

免疫疗法一年做几次